在今年A股的收购淘金队伍中,国资绝对是不容忽视的一股力量。《金证券》记者梳理近期案例发现,相比于以往国资买买买通常是为了“雪中送炭”,如今“国资系”跨区域收购骤然增多,且以产业联动为主,呈现出“跨区不跨界”的特征。

不谋求成为单一最大股东

近期,包括国资委、地方政府、中央事业单位等在内的“国资系”主体,频繁参与多家A股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交易。《金证券》记者注意到,据不完全统计,最近一个月以来共有跨境通(002640)、合众思壮(002383)、润达医疗(603108)、*ST人乐(002336)等5家企业获国资接盘,并有乾景园林(603778)、鹿港文化(601599)、英飞拓(002528)、京天利(300399)等5家公司公告拟引入国资控股。

最新的如鹿港文化,公司22日公告称,实际控制人钱文龙及主要股东拟将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合计4560.5万股股份(对应公司股份比例为5.1086%)转让给淮北建投。淮北建投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变更为淮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此外,北京上市公司京天利(300399)亦发布控股权拟变更公告,公司实控人钱永耀及其一致行动人与上饶市数字和金融产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署意向性框架协议,拟将所持公司5928万股股份转让给后者,且将采取多种措施确保后者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据了解,上饶数金投系上饶市国资委旗下资本运作平台。

《金证券》记者梳理近期案例发现,国资入主主要通过签署股份转让协议、认购A股公司定增股份等方式,动用资金一般在几亿元左右。“国资系”并不谋求成为单一最大股东,往往原实控人放弃剩余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使国资成为新东家。从后续安排来看,国资虽然拥有了绝对话语权,但并不想插手过多具体事务,均保证上市公司人员、资产、财务、机构和业务的独立性,使得这类公司有极强的经营自主权。

跨区域收购骤然增多

事实上,就在前两年,“国资系”早已在新三板试水淘金,相比A股上市公司,收购新三板公司耗时短、投入少、成功概率高。

为何国资又开始在A股公司中“大撒网”?《金证券》记者接触的深圳创投人士指出,一方面A股数千家挂牌企业,确实是一个天然的“并购标的池”,可以满足不同并购需求;另一方面,相比于此前的“雪中送炭”纾困式并购,目前跨区域收购骤增。主要原因是被并购的企业所涉及领域正好处在国资产业整合方向上,大大有利于国资的产业链布局。

比如,根据11月6日浙江上市公司汉鼎宇佑(300300)(300300)公告,平潭创投拟出资10.5亿元收购公司15%股权,资料显示平潭创投实控人为平潭综合实验区国有资产管理局。据了解,平潭综合实验区近年将重要战略目标转向大健康、数字经济等相关产业,这也与汉鼎宇佑智慧医疗、智慧城市两大主业布局不谋而合。在财通证券(601108)看来,此次平潭国资入驻,也对汉鼎宇佑核心业务是极关键的加持。

值得一提的是,11月1日大本营在山西的跨境通称,杨建新、樊梅花夫妇协议转让给新兴基金的无限售流通股1.02亿股股份已于2019年10月29日完成了过户登记手续。新兴基金隶属于广州开发区产业基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广州开发区管委会。据了解,目前跨境通的主营业务集中在跨境电商进口业务和跨境电商出口业务,而广东作为跨境电商行业的“桥头堡”,一直是跨境电商产业聚集地,对该产业支持力度较大。在该股权转让正式落地前,新兴基金已共计向公司出借4亿元,用于补充公司日常经营资金及偿还银行贷款。

普通投资者没必要跟风

对于A股企业来说,被国资收购是不错的出路,不过并非所有控制权变更都能迎来“满堂彩”。事实上,消息披露后,前述所提的汉鼎宇佑11月的涨幅也就1.7%。据了解,平潭国资委在入主同时,亦对公司未来3年收入和净利润都提出了要求:2019年、2020年、2021年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37亿元、1.51亿元、1.66亿元,且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每年均为正。而汉鼎宇佑2019年前三季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是-1171.45万元,对此深交所也在问询函中指出,要求说明完成业绩承诺的可实现性,是否存在误导投资者的情形。

东旭光电(000413)11月19日在停牌公告中也表示,公司收到控股股东东旭集团的通知,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拟向石家庄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转让东旭集团 51.46%的股权。值得注意的是,就在该公告披露前一天东旭光电两只债券确认违约,因债务问题饱受市场争议。此外,部分公司也因股东股权被质押、冻结而被交易所提示存在风险。

部分上市公司基本面积重难返,也让投资者担心国资入主亦无回天之力。比如京天利股价一度达314.06元,超越贵州茅台(600519)登顶A股股王。但登顶后股价大跌,净利润连年大幅下降,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再度亏损266.79万元。

前述深圳创投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国资投资是多标的、广布局,以长远眼光来对待收购标的战略发展,这与普通投资者的投资逻辑截然不同,对于这些国资收购概念股,大家没必要跟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