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市场是投机者和投资者双双活跃的地方,是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和金融活动的寒暑表。从投资的成败长期来看,一靠投资理念和方法体系,二靠对信息的掌握与理解。这里的信息当然是指广义上的信息,并非狭义的新闻和消息等。举凡,一切可以传播、可以记录、可以获得的宏观与微观、历史与现状的资讯,都是一种信息。对信息的不同理解,反映了不同的思维范式。这其中就有霍华德·马克斯说的“第一层思维”和“第二层思维”问题。


例如“这是一家好公司,让我们买进”,这是第一层思维。第二层思维说,“这是一家好公司,但是人人都认为它是一家好公司,因此它不是一家好公司。股票的估价和定价都过高,让我们卖出股票吧。”


第一层次思维单纯而肤浅,几乎人人都能想到(如果你希望保持优势,那么这不是一个好兆头)。它所需的只是一种对于未来的看法,譬如“公司的前景是光明的,表示这股票会上涨”。相较而言,第二层次思维深邃、复杂而迂回,要考虑许多东西:未来可能出现的结果会在什么范围之内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正确的概率有多大人们的共识是什么价格中所反映的共识心理是过于乐观,还是过于悲观如果大众的看法是正确的,资产价格将会发生怎样的改变如果是正确的,资产价格又会怎样...


显然,第一层次和第二层次思维之间的工作量有着巨大的差异,能够进行第二层次思维的人数远少于能够进行第一层次思维的人数。

如果说,第一层次思维者寻找的是简单准则和简单答案。那么,第二层次思维者知道,成功的投资是简单的对立面。就像查理·芒格说:投资并不简单。或是爱因斯坦说的:凡事应力求简单,但不要过分简单。


从上面的论述中可以了解到,霍华德·马克斯说的第一层次思维,其实就是人人皆知的事实和道理,就是共识。第二层次思维则指在这些人人皆知的事实、道理、共识背后的更深层次的内容。

投资不能没有第二层次思维,否则就不可能具备优势。尤其是在一些重大关头,是否具备第二层级思维,往往起着关键性作用。比方或,每一轮熊市和牛市末端,每一个重大潮流的肇始与结尾,其决定作用的都是第二层次思维,而不是人人皆知的事实、道理。甚至有些很小的波动,是不是具备第二层次思维,都对我们的交易和操作有一定帮助。

本周初,外围因素出现积极改善,从第一层次思维出发,这肯定是个重大利好。但从第二层次思维出发,就会想到这个问题:难道大盘的调整和疲弱仅仅是因为外围不确定性吗?这个市场有上升动力吗?


同样,美股大跌,道指、标普、纳斯达克指数,跌幅均在3%以上。按第一层次思维,次日A股肯定大跌。但按第二层次思维,就会想到:久不露面的“护盘主力”从10月中旬又重新入场,他们会怎么想凡做过主力都知道,当市场产生了“要跌”的念头后,需要在第一时间把它扼死。所以反而不会大跌,真正危险的是再次日,次日不参与集合竞价杀跌,而是选择盘中高点退出是最好策略。


但万事都不能绝对化。事实上,“知道人人都知道的”,建立在常识常理上的第一层次思维不仅是必需的,也是很重要的。它构成我们日常思维的存量,维持着思维的稳定性,可以让我们凭常理、常识去因应日常的波动和变化。仅仅是说,光具有第一层次思维,还无法建立和保持优势。


从优势和劣势角度来区分。我们看到、想到、知道,他人也看到、想到、知道,那就构成均势态,即风险收益和他人对等。他人看到、想到、知道,我们没有,那就构成劣势态,我们处于风险端,他人处于收益端。我们没看到、想到、知道的,他人也没看到、想到、知道,那就处在随机态、混沌态,如京剧《三岔口》里两个人摸黑盲打。


股票投资,靠理念和方法体系建立起来的优势总是有限的,而且就像霍华德·马克斯说的: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法则;环境不可控,鲜有精准再现的时候;一种投资方法可能一时奏效,但是这种方法导致的行动最终会改变环境,环境的改变意味着需采用新的方法。投资需要的是更为敏锐的思维,那就是“第二层次思维”。